kk亞洲網站,記起曾經無邪的笑靥


kk亞洲網站忘記珍惜,忘記回憶,摔壞心愛的玩具;我學會遠離,學會放棄,學會再也沒有回憶。

——題記

漫無目的地奔跑,停下,喘氣。熱氣在空中揮散,回憶蒸發,雲朵飄走。什麽是過去,什麽是未來,什麽是夜晚,什麽是白晝,什麽是朋友,什麽是敵人?問天:我該記起什麽,又遺忘什麽。

風筝線的那一頭牽引的是什麽?穿透雲層,我用力地拉,用力地拉,看不見線尾,也不知把開頭遺忘到了何處。跌坐在地上,空空的原野只有我孤身一人,無助趁虛而入,誰也感覺不到我,我也感覺不到任何人。

永遠有多遠?夢有多長?愛有多深?回憶有多濃?我曾經堅信的感情此時已無法填滿心中的空白,那些清晰的面頰此時已不複存在,我丟掉了什麽,又拾起了什麽?櫃子裏玩破的玩具不舍得丟棄,寫完了的日子不願覆蓋,糾紛的過往不再整理,一切都只是過去。

我選擇失憶,什麽都沒有,往日被劃上句號,重新來過。第二天醒來,腦中空無一物,眼神停留在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台鍾上,起床,陽光分外刺眼。重新走過那布滿腳印的草間小道,路上來來往往的人,有些看見我守望在那後,對我微笑、招手,我沒有移動,該有很多人認識我吧。忘記了一切,甚至忘記了該到哪吃飯,幾時回家,世界一瞬間失去了語言,顛倒了黑白。

第二天起來,一切恢複了原狀,沒有如我所想的迷戀的滋味,沒有後悔也沒有依戀。忽然覺得記得沒有什麽不好的,任何人的記憶都不可能永遠空白。

想回到過去,常聽到的句子,很多人很多人一遍遍的重複。我有時也說過,到底幾時我也早已記不得了,親愛的,真的可以回得去嗎?

總想著一些悲傷的事情,有用嗎?越想只會使自己越傷心,眼淚越泛濫。發生了,就不再去計較;過去了,就不要再耿耿于懷。走過一條條背叛的小路,回味每一段傷心、離別。每一點心酸,每一道笑容,每一個天長地久,每一段地老天荒。

淚水爲什麽會是苦的?爲什麽我會哭?爲什麽到頭我遺忘了該如何哭泣?這該是好事吧,把床頭那些心愛的物品狠狠地砸碎,沒有一絲留戀,看著那一塊塊碎片,竟會有些滿足,久違的淚還是流了下來。Baby,說好要忘記,你離開我爲何還要哭泣?破碎的眼淚,是誰,誰把夢遺落在黑暗的角落,是誰忘記對誰說再見,又是誰不知道珍惜誰,一切都無所謂,過去了,終于過去了。

學會向前看,不去想,不去回憶,遺忘淚水只記得你們的笑,遺忘過往只有現在和將來,我會用一輩子忘記,用下一輩子回憶,最後把你們都寫在心中,刻下一個個地久天長。

親愛的,我不記得自己是否忘記了回憶,你們是否已經離開我。

“誰念西風獨自涼,蕭蕭黃葉閉疏窗,沉思往事立殘陽。”
——題記

天涼好個秋,最是一年秋滄桑,曾經的群芳鬥豔,如今花瓣雨飄滿天;曾經的郁郁蔥蔥,今兒“草木搖落露爲霜”;昨夜西風獨自涼,一季薄念,波瀾起伏,落筆爲殇,往事疏疏搖落一地殘,看夕陽西下,深思萬千,一紙思量,一番蕭瑟起伏,淺秋薄念,獨自涼。

文字很薄,所有的筆墨都難寫盡這薄涼,一如這涼涼的秋,寫著寫著,字都薄了,時光薄了,往事薄了,心事微瀾,看過秋的路口,一片黃葉,飄落指間,微涼微涼,陽光夾帶著秋的蕭瑟,疏疏散散自己的影子,把時光的腳步打散,回眸之間,一切在走遠,不過是演繹的一場舞台劇。

秋天坐在瑟瑟山水之間,深鎖重門,束縛念想的天空,一泓秋水波瀾起伏昨天的故事,你在碧雲天處,黃葉分外飛舞,遮掩一絲的念,記憶是那古藤老樹上的年輪,荒蕪于風沙的歲月中;風起時念起,拾字取文,你是否在天涯,暗香生花?你是否伫立渡口,傾聽落葉知秋的呼喚?然卻是薄念淒清一場空,獨自涼。

素色占據眼底,走在哪裏,一片蕭暗,一片慘淡,層林盡染,金黃片片,凋落下往事的念墜,零落何處,無從問津;也許薄如翼的念想,無法承載經年的重負,不論如何掙紮,如何牽強,都是一場無因果的戲份,都是一張空口無憑的契約,無法複制,無從續寫……

一切都在枯黃的時光裏,淒淒了目光,一片一片的暗淡,萦繞周遭,素淡了飄零許久的執著,躊躇不前之際,一片陰霾追隨秋雨而至,涼涼的風,涼涼的雨,眼鏡打濕了,擦了又擦,怎也望不清前方,看不清回家的路,怎也觸不到,溫暖的存在,指間冰冷,時間好似要停止那般,天涼好個秋,卻是獨自涼。

夢的衣裳,如今飄零到哪裏?是枯木之秋的遠方,還是零落滿地的近旁,蕭蕭秋風回應著,遠赴他鄉的雁子,魚書寄來,期許月滿西樓;當旅行的腳步倦了,是否可以倚靠著童話故事,在灑滿月光的窗口發芽,在一方手帕上開花,讓念想八百裏成風,淋一場秋雨,盡情傾訴,潮濕相思的帕。

當草長莺飛的日子已是昨天,泛黃的秋在涼薄的紙張上,肆意書寫,塗抹大漠孤煙,花期荼靡的那一株花信,在戈壁他鄉,追憶俠骨柔情的篇章,一切依舊,一切如前;記得:你說不久會來看kk亞洲網站,一直記得那句信誓旦旦……當一季季花期過去,枯萎的葉面,無法綻開一頁生機,再等待,再尋找,是否是一場徒勞的過場?

一葉知秋,天的確涼了許些,陽光少了溫度,文字丟了方向,束縛了步履,舉步維艱;是否在這淺淺淡淡的清秋裏,字到枯朽,萎蔫而止,獨自蒼涼淒惶?瘦盡季節浮華,清寂想念花窗,過馬光陰而去,念的牆角逐漸泛黃,凋落了綠意的恩惠;那碎碎念念不忘,獨自清瘦在秋風中,寂寞霜起,四野亂風吹過,經年的結痂,痛徹心扉地,再次閉幕深鎖!

“誰念西風獨自涼”,一念在心,一念執著,話別過往,回念在清秋中,一人孤自,淺秋薄念,獨自涼!